“小棉袄”,让我们铭记这个春天这篇文章很不错喔。励志网站长邮箱admin@xxxx.org.cn

“小棉袄”,让我们铭记这个春天

您当前位置:主页 > 基金估值 >

文章《“小棉袄”,让我们铭记这个春天》正文开始>>

  □讲述:刘磊(安徽省淮南市公安局田家庵分局国庆路派出所民警)

  整理:本报记者 罗 文

  通讯员 朱宗保

  郑世杰

  人这一辈子,总有些特殊的日子需要铭记。

  2月14日,我的女儿出生。女儿是爸爸的贴心“小棉袄”,即便她不在我身边,只要把存有她照片和视频的手机揣在怀里,心窝里都能感受到阵阵暖流。

  疫情防控工作开展以来,全所民警、辅警吃住在所,“人不卸甲、马不解鞍”地开展各项防疫工作。妻子的预产期越来越近,但疫情不退,警察不退,所有人都熬了半个多月没回家。接到妻子要进产房的电话,我硬着头皮去请假,所领导没听我讲完便说:“准假!我命令你马上去医院。”

  产房外,忐忑中的我等到了母女平安的消息,也等来了社区和村委工作人员的十几个电话。最让我担心的,是王郢村老李和大刚又闹了起来。两天前,老李发现楼下大刚家有人聚众聊天,便向社区举报,还带着防疫人员到大刚家把人给赶跑了,两家人产生了矛盾。看样子,不彻底把“火”浇灭,小纠纷可能引发大麻烦。陪伴了她们母女一晚,第二天早晨,我的“援兵”岳母到了,她笑着说:“你去忙吧,这里交给我。”

  在路上,我琢磨着怎样才能解开大刚的心结。想来想去,我拿了一个志愿者的红袖章,然后对大刚说:“今天咱俩去站门岗,你要负起责任来。”一个上午,大刚先是默不作声,然后主动查验人员的出入证,最后遇到不讲理的群众,他给别人讲起了道理,还头头是道。见我对他竖起大拇指,大刚笑了。我趁热打铁说:“你和老李那事?”大刚想了想说:“你陪我一起吧,我去道个歉。”我赶紧说:“行!”

  调解好纠纷,我回到派出所,这一干又是20多天。妻子问我哪天回,我一会说月底,一会说下个月,实在没辙,我只能打岔,要求和“小棉袄”视频。

  3月8日,有群众报警说,他的电瓶车被偷了。我查了监控视频,发现有个黑衣男子在凌晨5点推走了车。我好不容易发现他的踪迹,他却在独自步行,电瓶车没了。我们分析,车可能被藏了起来,我们最终在一家公司楼道里发现了电瓶车。“肉”到嘴里,嫌疑人不可能放弃,我们开始蹲守。晚上8点,嫌疑人来了,被我们瓮中捉鳖围了起来。最后一审,这家伙在疫情期间盗窃了几辆电瓶车。

  疫情防控期间,有人投案自首,也有人心存侥幸。赵某和刘某涉嫌经济犯罪,在逃已近10个月。3月23日,我终于发现这两个人在南京江宁的一家宾馆现身。兵贵神速,我们连夜赶往南京,当我们到达后,他们却已经离开。在南京警方的支持下,我们最终将嫌疑人抓获。

“小棉袄”,让我们铭记这个春天的上下篇文章
《“小棉袄”,让我们铭记这个春天》相关文章
Power by DedeCms